老年护理:“临终关怀”需注意什么

在最后的日子里,病人常常得被动地接受这样的待遇:一是过度治疗。美国老年病学认为,“有太多的死亡遭遇了没有必要的救治和住院治疗,死亡的过程在痛苦和受难中被拖延得很长”,有些病人甚至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接受创伤性的治疗。另一个极端则是治疗不足,也就是说,病人受到的痛苦和种种不适没有得到充分地解脱,使他们在万分痛苦却又十分无奈中走完了人生的最后路程。
那么,生命在最后几周、几天、几小时里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一个人在濒临死亡时,体内会出现什么变化?在想什么?需要什么?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怎样做才能给生命以舒适、宁静甚至美丽的终结?

临终期一般为10-14天(有时候可以短到几个小时)。在这一阶段,医生的工作应该从“帮助病人恢复健康”转向“减轻痛苦”。由于临终病人的肉体和精神会出现一系列的变化,这些变化会引起家属的慌乱和害怕,以致出现一些并不合适、行之无效的做法。所以我们对临终病人的表现应该有所了解。

临终病人常处于脱水状态,吞咽出现困难,周循环的血液量锐减,所以病人的皮肤又湿又冷,摸上去凉凉的。但你不要以为病人是因为冷,需要加盖被褥以保暖。相反,即使只给他们手脚加盖一点点重量的被褥,绝大多数病人都会觉得太重,觉得无法忍受。呼吸衰竭时临终病人喘气困难,给予氧气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但他们已经失去了利用氧气的能力,此时给他们供氧无法减轻这种“呼吸饥饿”。正确的做法是打开窗户或风扇,给病床周围留出足够的空间。

另外使用吗啡或其他类似鸦片制剂作用的合成麻醉剂是减轻病人喘气困难和焦虑的最好办法。当吞咽困难使病人无法进食和饮水时,有些家属会想到用胃管喂食物和水,但濒死的人常常不会感到饥饿,相反脱水和缺乏营养的状态造成血液内的酮体积聚,从而产生一种止痛药的效应,使病人用一种异常欣乐感。而且,此时给病人喂食还易造成呕吐、食物进入气管甚至导致窒息、病人不配合而痛苦地挣扎等后果,使病人无法安静地走向死亡。静脉输液虽然能解决陷入谵妄状态病人的脱水问题,但同时带给病人的是水肿、恶心和疼痛。

只有在下列情况下需要输液:一些定时使用麻醉剂的病人如果存在肾功能衰竭,导致这类药物排出受到影响,药物的毒性作用会导致精神错乱、肌肉痉摩,这时输液有助于药物排出。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甚至是在死前三个月,不少病人与别人的交流减少了,心灵深处的活动增多了。不要以为这是拒绝亲人的关爱,这是濒死人的一种需要:离开外在世界,与心灵对话。一项对100位晚期癌症病人的调查显示:死前一周,有56%的病人是清醒的,44%的病人嗜睡,但没有一位处于无法交流的昏迷状态。但当进入死前最后6小时时,清醒者仅占8%,42%的处于嗜睡状态,一半人昏迷。所以,家属应抓紧与病人交流的合适时刻,不要等到最后而措手不及。

随着死亡的临近,病人的口腔肌肉变得松弛,呼吸时,积聚在喉部的分泌物回发出咯咯的响声,医学上称为“死亡哮吼声”。而此时用吸引器吸痰常常会失败,并给病人带来更大的痛苦。应将病人的身体翻向一侧,头枕得高一些,或用药物减少呼吸道分泌。濒死的人在呼吸时还常常发出呜咽声或喉鸣声,不过病人并不一定痛苦,此时可用一些止痛剂,使他能继续与家属交谈或安静地走向死亡,记住,没有证据表明缓解疼痛的药物会促使死亡。
听觉是病人最后消失的感觉,所以,不想让病人听到的话即使在最后也不该随便说出口。
当生命无法挽回、死亡无法避免时,有些家属会转而责怪医生。然而,多数医生对病人的死亡是无奈的,家属应予理解。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