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顺生论

【关键词:】
回想怀孕生孩子的过程,我大概可以算是学院派的。怀孕十月中我就已经详细了解了生产的全过程,资料来源于各种书籍,多的是育儿杂志、孕妇必读之类,也有医学院的妇产科学教材,还有老公从网上打印出来的材料,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本书上还配有全过程的一组图片,我曾不止一次看着图片训练各个过程的呼吸方式,虽然很有点书呆子气,但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小木兰出生的那天清晨,我睡梦中感到肚子微痛,是见红了,于是镇静的叫醒老公,组织了丰盛的早饭后就拎着早已准备好的包包到医院向医生报到。因为一直抱定主意要自己生,要挺过生产的痛苦只能靠自己,所以怀孕以后我就不再娇气了,老公和我的政策统一为战略上重视战术上轻视。于是,办好住院手续后老公就去上班了,医生说还早呢,闲着也是闲着,顺手给我开了一堆各种检查单,我领了命令就开始检查,肚子从隐隐的痛到几乎有些不能忍受,但检查还在继续,中午老公来送饭,午饭后去上班,据说晚上还安排了饭局!

下午我坚持做完了检查,回到病房开始了间断的阵痛,一个同事曾对我说过,要记住生孩子的痛是正常的人能够忍受的,受不了的话就拽住床单吧。于是我就默默的忍受着,总也没舍得拽床单,想把这招留到那“不能忍受的时候”。我还竟然遵照书本做到了抓紧一切机会休息,每一阵阵痛过后我就立即睡着了,直到再一次疼醒。我怕痛苦的摸样吓着邻床的那位,虚弱的对她笑道:“哎哟,真的是疼!”

老公来送晚饭时,我已疼的一个字也不想说了,晚饭更是粒米难进,医生一检查,竟然已开两指,我原以为会象电视上那样被隆重地用推车送进产房,不料护士妹妹只对我说了一句“进产房吧”就兀自轻盈而去,我立即很现实地紧随其后,生怕跟不上她找不着产房。好在医院有“陪伴到分娩”的服务,就是另外付费请有经验的产房退休护士全程陪伴,她们可以陪伴整个产程并随时和医生沟通(产房里会同时有几个产妇,医生不可能始终关注某一个人),帮助缓解产妇的紧张情绪,而且虽然也可付费让老公陪伴但那只限于在待产室中而已,如果一个人被推进产房手术室,在里面独自煎熬,后果不堪设想。

&nbs

p;陪伴只是确保了外部因素,要想自然生产只有靠自己。因为指导思想早已明确,理论武装也很到位,所以接下来一切顺利,人工破膜后,陪护就让我开始用力,于是每一次阵痛袭来我就用力并配合短促浅呼吸,阵痛一过就休息,平缓深呼吸,这样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痛苦,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孩子在产程中也会和妈妈配合的,我很相信这种说法,每一次用力时我几乎能够感觉到小木兰也正在努力的顺着产道向外钻,我在心里暗自赞道:“小家伙,和妈妈配合的真好!”很快,在又一次用力之后,陪护大叫:“好好,出来了!”医生立刻围上来,半分钟不到,我的小木兰就声音洪亮的向世界问了第一声好!护士把她抱来给我看,大概是太兴奋,我几乎没怎么看清楚,倒是陪护赞到:“小姑娘长的和他爸一样!”于是又抱出去让他们父女相会了。此时的我才感到有些虚弱,不过头脑很清醒,所以竟然没忘记对接生的医生道谢!医生大概是惊讶于我的速度和如此专业的生产方式,居然问道:“你这是第几胎啊?”

怀孕前我身高1.66米体重94斤,临产前114斤,严格遵照了营养师的指示体重增长控制在20斤之内,我体质不算好,不过因为事先准备充分所以才有如此表现。有人说不要相信书,可我认为书毕竟是普遍真理,不能因为与个案不完全一直就完全否定,如果事前能对将经历的事有所了解,学会采用最科学的方法对待正常的生理过程,总是有益无害的。当然各人的身体条件各异,痛苦程度肯定也有差异,但我同事的那句话确是朴素的真理“生孩子是一个正常的自然的过程,虽然痛苦,但一定是你所能够忍受的。”我个人还认为,可以把痛苦设想的大一些更好,等最疼的时候再去抓床单、拉床架吧,在产程中我总在想,这怕还不是最疼的时候呢,所以直到回到病房我才记起“哎呀,我还没抓过床单呢!真是浪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