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堪的生育经历

【关键词:】
羞怯情绪似乎是人的一种与生俱来的品质,从某些领域来看,羞怯并不一定是一个完全贬义的词,我甚至还执意地认为:“适当的羞怯是一种美德。”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从小开始,我就一直很害羞,是个连大冬天到北方旅游都不敢去公共浴室洗澡的人。害羞虽然让我从小大到吃够了苦头,但我依旧执迷不悟地坚持着我固执的羞怯,并在这个日趋前卫而开放的世界里引以为荣。???从来没有怀孕和生育经历的我一度以为,我固有的羞怯感可以腼腆矜持而高雅地陪伴我走过整个人生。怀孕后每个月去按时接受医生的检查时,我才惊奇地发现,我所认识的世界里真有一个必须袒露的空间和时间。不过幸好,那些裸露是我可以接受的,因那些尴尬只发生在和专门人员打交道及专用的狭小空间里。

我从前辈姐妹那里得到“可以采用家庭产房”的消息,这个消息让我欣喜:这样还不错,只有老公和接生医生在,能看到我身体的人,不多。但是,事情并没有随着我的想象发展。医生在帮我做完例行检查后,告诉我:“你的骨架只能通过6斤以内的宝贝,现在从你现在的体重看来,你的小宝贝早就已经超过了6斤的水平,做好准备剖腹产吧。”医生轻描淡写的话语彻底粉碎了我自然分娩的单纯梦想。我真后悔啊!为我整天吃个不停依旧不会饱的肚子。不过现实终归要面对的,当我明白我的情况只有这个选择后。

没到预产期,我就因妊高症住院治疗和观察,医生不敢擅做主张给我定手术的日子,我也不自觉地追随着婆婆的观点听天由命,直到离预产期两天,我才因为身体出现严重的不适后,才向医生提出手术的请求。

孩子出生前一天是元宵节,回家吃汤圆前医生给我备皮,还好,帮我备皮的是女医生,在她冰冷的注视下,我羞怯而笨拙地褪去厚厚的裤子,仅几分钟就结束的备皮,我却“如卧针毡”,直到回到家,想起当时的情景仍然感到浑身不自在。

吃完晚饭后,姐姐陪我在医院度过孩子出生前的夜。那个夜晚很长,虽然没有自然分娩阵痛的折磨,但术前准备已经让我原本不舒服的身体更加不舒服,备皮后皮肤和衣服产生的摩擦

不时地提醒着今天尴尬和明天结果的到来。晚上睡觉前,我帮自己修剪脚趾甲,修剪时,我特地绻着笨重的身子努力背过去,尽量让正在被修剪的脚趾甲不出现在姐姐的视线里,姐姐见我行动不便,提出要帮我剪,我羞怯地回绝了:“我的脚趾甲很不好看,不要啦……”姐姐笑笑,一个很有内容的笑。

手术是8点的,7点半了,老公、婆婆和准备手术的医生都没有来,我就抱着大肚子自己走到医生办公室去提醒医生,几乎立即被护士医生们脱去自己的衣服换上病人服五花大绑地架上手术车,由于气温很低,她们的手脚灵活动作利索,我连羞怯都来不及就已经包裹在棉被里,接着被姐姐护士护工等人一起推到了手术室门口,然后我被推进手术室。

亲人全部在三十米多以外的远方。

123下一页末页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