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把儿铁锅”早晨好

【关键词:】
喜欢我的人都叫我“双把儿铁锅”卡琦娅。其实我姓“一无所有”,住在德国东部的罗斯托克。我们的城市紧临东海,和丹麦正好隔海相对。我相信,现在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因为有关我的故事,前面已经讲了许多许多。我现在还是一直梳着两根小辫子,一个从左边耳朵上面弯下来,另一个从右边耳朵上弯下来,看起来就像两个可以把我拎起来的铁锅把儿一样,这也就是我的绰号的来源。

在我的头上有一大串成双成对的东西:两只耳朵,用它们我可以听到人们对我的议论;两只眼睛,用它们我可以发出闪闪发亮的光;两个大鼻孔,用它们我可以像蒸汽机那样打呼噜。另外我还梳着两根小辫子,它们使我显得特别俊俏可爱,讨人喜欢,所以当我对人们说“早晨好”时,人们都回报给我甜蜜的微笑。

我是一个十分自立的孩子。但要让爸爸妈妈认同这一点可真不容易,这需要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过程。我妈妈是一家自选商店的收款员。爸爸一直在找工作,但到现在也没找到一份合适的,因为工作太少了。这些事我相信在前面也已经讲了许多了。

大多数情况下,爸爸妈妈只有在星期天才有一些空闲时间和我在一起。为了让他们多睡一会儿,我一个人在厨房铺好桌布,为他们准备早餐。我摆好果酱、奶油和奶酪。我已经能数到十了,所以我甚至都能独立煮咖啡了。

其实煮咖啡一点儿也不难。先把水倒进咖啡机的小水箱中,达到六的刻度。再把四勺咖啡粉倒入水杯上盖着滤纸的小盒子里。然后再按下按钮,红色的指示灯就会像警报灯那样亮起来,不过它一点儿也不危险。我舒舒服服地坐在墙角的椅子上,两条腿来回来去地晃着,等着咖啡机发出“咝咝咝”和“咕嘟咕嘟”的声音。当厨房里飘满了香喷喷的咖啡味时,厨房的门被打开了。睡得红光满面的爸爸妈妈走进来。他们闻着浓浓的香味,看着刚洗完澡,梳着两根湿漉漉小辫子的我站在摆好早点的餐桌前,那股高兴劲儿就别提了。他们快乐地喊:“早晨好!‘双把儿铁锅’卡琦娅!”当他们看到我煮好的咖啡时,用力地倒吸了一口气,发出一声尖尖的“嗯……”表示味道好极了,但同时却假装没看见我因为不小心而撒在外面的许多咖啡粉和打翻了的牛奶罐,尽管地板上的咖啡粉踩上去都能发出“嚓嚓”的声音。

早晨好,妈妈!早晨好,爸爸!亲吻你们一下,一下,再一下,我爱你们。

我们也爱你。小宝贝或者小老鼠或者这么甜或者这么俊俏……

我已经数不清了,到底早晨听过多少最美好的词儿。

12下一页末页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