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毛泽东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成熟的哲学基础

第四,坚持“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认识路线。“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是认识的辩证发展过程。根据这一基本原理,在思想政治教育中必须坚持“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认识路线,不断提高工作水平。毛泽东指出:“理性认识依赖于感性认识,感性认识有待于发展到理性认识”,“从感性认识而能动地发展到理性认识,又从理性认识而能动地指导革命实践,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因此,思想政治工作者对教育对象思想本质及其活动变化的了解,就不能停留在具体感性材料的把握上;对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认识,就不能满足于经验层次,而耍经过“思考”、“制作”,“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求得理性认识,总结规律性。思想政治教育正是在长期、细致的工作中,达到螺旋式上升的良性循环状态。



《矛盾论》结合党在北伐战争和土地革命战争中两次胜利、两次失败的经验教训,全面地论述了唯物辩证法的最根本的法则——对立统一规律,以及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主要的矛盾和主要的矛盾方面、矛盾诸方面的同一性和斗争性、对抗在矛盾中的地位等问题,指出了两种宇宙观的根本区别,要求党员干部必须树立辩证唯物主义宇宙观,以联系的、发展的、全面的观点看问题,为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奠定了唯物辩证法基础,这一思想对思想政治教育具有重要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意义。

第一,矛盾普遍性和特殊性的辩证关系,要求思想政治教育者善于把握共性和个性的原理,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的放矢地解决问题。毛泽东指出:矛盾是普遍存在的,“不论是客观现象,或思想现象,矛盾是普遍地存在着”,这是矛盾的普遍性和绝对性;但普遍性又寓于特殊性之中,事物的性质是由矛盾的特殊性决定的;两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在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大量的思想矛盾普遍存在,但又各有其特点。“马克思主义的最本质的东西,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就在于具体地分析具体的情况。”因此,我们既要认识人们思想矛盾的共同点,更要掌握它们的不同点。不同群体、不同对象的思想特点是各有特殊性的。对于不同质的矛盾,要采用不同的教育内容,不同的解决方法,避免千篇一律、“一刀切”。“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不同的矛盾,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严格遵守的一个原则”,也是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基本原则。

第二,主要矛盾和主要的矛盾方面的理论,要求在思想政治教育中应当学会抓主要矛盾和主要的矛盾方面,既集中力量首先解决重点问题,又坚持两点论与重点论的统一。“研究任何过程,如果是存在着两个以上矛盾的复杂过程的话,就要用全力找出它的主要矛盾,抓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也是一样。影响人们思想的矛盾是多种多样的,其中有一个是主要的;思想政治教育千头万绪,必须抓住主要工作。“万千的学问家和实行家,不懂得这种方法,结果如堕烟海,找不到中心,也就找不到解决矛盾的方法。”因此,思想政治工作必须抓主流、抓重点、抓典型,反对眉毛胡子一把抓。同时,要了解矛盾的主、次地位以及主、次方面不是绝对的,是可以互相转化的,而且次要矛盾、矛盾的次要方面也会对事物的性质和发展产生重要影响。所以,在思想政治教育的实际工作之中,不能单打一,要学会弹钢琴,注意解决看起来似乎并不重要的问题,做到重点之中有两点。

第三,矛盾的同一性和斗争性及对抗原理,要求思想政治教育者既要努力促进矛盾的转化,又要敢于揭露矛盾,开展正确的党内思想斗争。“一切矛盾着的东西,互相联系着,不但在一定条件之下共处于一个统一体中,而且在一定条件之下互相转化,这就是矛盾的同一性的全部意义。”在现实生活和人们的思想之中,正确与错误、先进与落后总是“共存共处”的,社会发展的根本要求是实现“转化”,其中介和“条件”就是教育与自我教育。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任务就是促使错误思想与落后思想向正确、先进方面转化。“有条件的相对的同一性和无条件的绝对的斗争性相结合,构成了一切事物的矛盾运动。”“矛盾的斗争贯穿于过程的始终,并使一过程向他过程转化”。思想政治教育一方面要坚持原则,敢于揭露思想矛盾,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促进矛盾的转化;另一方面,要防止“转化”演变为“对抗”,掌握火候是一门艺术。在处理党内正确思想与错误思想的矛盾时,“一方面必须对于错误思想进行严肃的斗争,另方面又必须充分地给犯错误的同志留有自己觉悟的机会。”“过火的斗争,显然是不适当的”。

第四,内因和外因辩证关系的原理,要求在思想政治教育中正确对待引起思想政治问题的原因,采取科学的解决方法。毛泽东指出:“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内部,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性。”“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因此,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一要正确认识教育对象思想政治问题产生的主、客观原因、自身因素和外部影响,找到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法,特别要在启发、激励教育对象主动接受教育和自我教育上下功夫;二是要恰当估价思想政治教育的作用,既不能轻视甚至放弃思想政治教育,因为“外部”教育在转化对象思想时是可以发挥积极作用的,但也不能把“教育万能化”,强加于人,越俎代疱。

总之,《实践论》、《矛盾论》为我党抗日战争时期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指导性原则,为毛泽东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成熟奠定了哲学基础。需要指出的是,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哲学基础并不等于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本身,那种认为毛泽东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成熟的标志是《实践论》、《矛盾论》的观点是值得商榷的。

首页上一页12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