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

【原文出处】海南师院学报
【原刊地名】海口
【原刊期号】199902
【原刊页号】51~58
【分?类?号】F13
【分?类?名】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
【复印期号】199908
【?标?题】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
【?作?者】王毅武
【内容提要】社会主义就是消灭私有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则向世界宣告,中国现实的基本经济制度是以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允许和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实际上,这是由中国的国情特点及社会经济发展阶段的历史定位所决定的,是邓小平理论实质性内容的重要方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实践,从不同侧面和不同层次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特别是关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实现形式、允许和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利用资本主义发展社会主义、注重社会主义公有制的质量概念、承认劳动力的商品性质、全面认识公有制经济的基本含义等方面,都极大地推进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进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理论基础,亦是邓小平理论的出发点与理论基石。
【关?键?词】社会主义/私有制/公有制/中国特色/基本经济制度

【?正?文】

一百五十年前,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在《共产党宣言》中郑重声明:“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265页。)?马克思主义创立一百五十年后的今天,一个已经经历了改革开放新时期二十年的东方大国则向世界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是以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允许和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因此,如何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的一致性与创新性,不能不成为我们科学地理解与把握邓小平理论实质性内容的重要方面。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问题,不仅是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基本问题,而且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基本问题,同时也是我国实现经济体制改革目标模式过程中的基本问题。这一问题在理论与实践上解决的情况如何,直接关系到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过程与实践,关系到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过程中所有制结构的调整与完善,关系到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地位以及国有企业的改革与发展,同时也必然关系到对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认识。



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社会主义公有制就是“整个社会对一切生产资料——土地、铁路、矿山、机器等等——的直接占有,供全体为了全体利益而共同利用”(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386页。?)。在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那里,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立是一个过程,基本要点在于:1.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亦即生产社会化是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前提与基础。2.全体劳动者直接占有全社会生产资料的实现是一个历史过程,私有制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被废除,“正象不能一下子就把现有的生产力扩大到为建立公有经济所必要的程度一样”(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219页。)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这种占有只有在实现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准备的时候才能成为可能,才能成为历史的必然性”(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321?页。)。3.社会主义生产资料公有制不仅要消灭阶级差别,而且要消灭城乡、工农、脑体之间的差别,“使所有的人都成为工作者。这不是一下子能够办到的。这是一个无比困难的任务,而且必须是一个长期的任务。这个任务不能用推翻哪个阶级的办法来解决。只有从个体的、单独的小商品经济过渡到公共的大经济。这样的过程必然是非常长久的。采用急躁轻率的行政和立法手段,只会延续这种过渡,给这种过渡造成困难”(注:《列宁选集》第四卷,第89页。)。4.实行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向完全的共产主义经济过渡时,“我们必须大规模地采用合作生产作为中间环节,这一点马克思和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但事情必须这样来处理,使社会(即首先是国家)保持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这样合作社的特殊利益就不能压过全社会的整个利益”(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第416—417页。)。5.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不仅可能保证一切社会成员有富足的和一天比一天充裕的物质生活,而且还可能保证他们的体力和智力获得充分的自由的发展和运用”(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6卷,第322?页。)。

应当说明的是,马克思所设想的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亦即实现社会主义生产资料公有制,是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后的事业,至少首先是在德、法、英、美共同胜利。这些国家不仅在工业而且在农业中,资本主义都有充分的发展,大生产不仅完全取代了小生产而且全面普及。但在社会主义的具体实践中,无产阶级革命不是在资本主义发达国家首先胜利,而是在帝国主义链条的薄弱环节,即资本主义比较不发达甚至更落后一些的国家取得了胜利。从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看,这些国家总的说来还比较低,发展不平衡,生产社会化的程度也不高。从生产关系的构成看,不仅没有实现马克思最初设想的那种全社会单一的社会主义公有制,而且非公有制形式大量存在,特别是在农业中,虽然生产的社会化有一定的发展,但并没有发达到小农的个体经济已经不存在的程度。于是,现实中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究竟应该是什么情况,也就成为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了。

关于在无产阶级革命中如何对待农业中分散的为数众多的个体农民问题,恩格斯在《法德农民问题》等着作中有明确的回答。他认为,对于为数众多的小农,马克思主义者既不应该等到资本主义使千百万个体农民破产,把他们变成农村无产者,并使农业中的生产资料集中起来以后,才提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和把一切生产资料公有化的问题,更不能走在夺取政权后通过剥夺农村中的个体农民而把他们的生产资料公有化这样一条荒谬和犯罪的道路。这就是熟悉马克思主义的人都知道的恩格斯的农业合作社和农业的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思想。恩格斯的思考在列宁的实践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1917年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后的苏俄,建立起来的并不是全社会范围内的单一形式的社会主义公有制,而是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和社会主义劳动集体所有制两种社会主义公有制形式并存。即使如此,也没有能够在实际中全面消灭私有制,“全民所有制”也并非全民。

12345下一页末页
热门文章